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用只言片语,记住幸福时光,分享开心时刻

小艺和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日志

 
 

引用 由观陆小曼山水画带来的感伤   

2012-08-10 07:46:15|  分类: 转载精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观陆小曼山水画带来的感伤

 兰草

由观陆小曼山水画带来的感伤 - 老谷 - 老谷的博客

 
 

“徐志摩飞机失事以后,陆小曼痛定思痛之余,拜贺天健为师学习山水,拜陈半丁为师学习花鸟,从此掀开了她一心画画,一改过去慵懒生活的新的一页。”东方早报“‘多娇江山’见证画院诞生”里的这段话,碰触到了我心灵一角…,观展是必须的。

思量缘由,真正的目的似乎不是仅仅为了看画。

经常,我们会对自己的内心捉摸不定,究竟是淡云还是森林,是瀑布还是浅滩,深处的景致总是紧锁看不到,碰开匙扣往往是不经意间的那一个遇见、一个偶然、一个契机,如同最近上演的《搜索》,就在叶蓝秋跳楼身亡的那一刹,杨守诚才发现自己对叶蓝秋爱到了刻骨,想来陈若兮面对男友的灵魂之爱,只能将自己的那一份撒手人寰,别无选择。

 

陆小曼的绘画才华,与她在文学、戏剧、语言方面一样极有天斌。感性的她,在那个年代,大胆执着,冲破不被很多人祝福的阻力与徐志摩走到一起。陆小曼的情感心路恐怕她自己也很难真正左右,在徐志摩“轻轻走了”后,如何适从没有诗哲的生活?从此寄情山水花鸟还是依靠着翁端午,以烟片草草维系一生?

我试图从山水画里寻找只属于陆小曼内心的景致,去听一听陆小曼的画外余音,去感受作为画家的陆小曼,如何用画面隐约表现或暗中流露起伏、跌荡且困苦的情感和人生。

这便是我去看画展的初衷了。

 

我在每幅画前停留,在陆小曼的两幅前驻足,开小差,意识流。

开小差,意识流,源起观展前读过一位名叫“临渊照影”的博主发在天涯的那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的文章,他先我去了画院,他在去之前,恰好又读到《炎黄春秋》7期的“中国画家”。

临渊照影这样说着,“只见馆中所展并非古代山水,而是上海中国画院首批画师樊少云、孙雪泥、沈迈士、贺天健、朱屺瞻、吴湖帆、袁松年、胡伯翔、李秋君、伍蠡甫、谢之光、陆小曼、黄幻吾、谢稚柳、唐云、应野平、张炎夫、朱梅村、俞子才等十九位大家倾力之作。尽管风格各异,却是围绕一个当时预先规划的主题‘江山如此多娇’——但见西湖翠柳欲滴,黄山天风浩荡、桂林云烟满纸、巫峡千幽百深,其间更有‘新安江漂木材’,‘人民喜观庐山’,‘少先队登攀武夷’等新时代风貌之作。…… 然几乎所有画作落款都是‘1960年’ !一个所谓‘三年自然灾害’中的一年,一个千万生灵活活饿死的一年!大一统时代体制内的画师们,将遍野哀鸿、满国白骨,都化作了晓风残月、如梦云烟”。

我的初衷被扰乱、被破坏….。

仿佛看上一套典雅的住宅,我让朋友参谋,朋友却说这房子里刚刚发生过一起凶案,主人想着匆忙脱手;就象服务员给我送来那份鱼翅,却又听见他得意地对另一位说,这些发了霉的鱼翅终于全让人吃了。

 

7月11日至7月29日在上海中国画院展出的“江山如此多娇”展览见证了上海画院的诞生,上海画院在党和政府的关切关怀下,成立于1960年6 月。

观展人数少得可怜,屈指可数的几位,各看各的,每一位的脚步都是轻起轻移,听不到移步声,就连悄悄说话声也没有。空旷的展馆,死一般寂静,我的思绪被1960年引领,以至于中央空调主机和冷风出口处的嗡嗡作响也似乎鬼魅起来,那声响仿佛是从那个饥-荒-年代、那些山水画里发出的饿魂凄凄叫声,不休不止…。想象里还有行乞要饭的饥民无助地剥下树皮,填腹度饥….。

 

这些“祖国山水”出自一个国穷民饿的特殊年份,在画面里,却看不见任何凄风苦雨,在“政治绑架艺术”的历史背景中,江山多么美好,似乎“在画家的视觉、知觉、思觉里,那个年代饥荒从来没有存在过。”

 

饥荒年代,很多画家受到了政府的特殊关照。上海这些画家们也为了五斗米折下腰来,据“安持人物琐忆”回忆:“小曼入上海画院为画师,每月八十元,那时的她需吃鸦片抵瘾品二十片,每日需六元多”,吃尽用光“画师钱”的她还得借钱度日,如此这般,小曼的绘画作品里哪有可能有艺术家的灵魂可言,她的灵魂已被毒品呑噬,至一九六三、一九六四年,小曼身体日觉不支,体重只有64斤,而她嫁志摩时140斤。

应该体谅陆小曼,一个病弱女子在苟且偷生的日子里,让她怎样用手中的画笔为民请-愿,又怎样去表现思想境界。1960年的她已走近花甲,身体状况又很差,独善其身都无法做到,如何兼济天下呢?

我为小曼心痛不已。

 

“小曼一生男友,一一数之,也可成一点将录,最著者为胡适”。可是,陆小曼没有林徽因一样的幸运。她没有象梁思成那样的爱人一生呵护,也没有象徐志摩那样被拒绝后依然如故的倾情,更没有象金岳霖那样为了林徽因而终生不娶的生死依恋。

国徽设计的主要参与者林徽因,她建议采用中国古典建筑中最常用的金色和红色,并在构思中融入了中西文化理念;她在建筑和美术方面的成就使她成为中国第一位也是最有影响力的女性建筑家;她在文学和诗歌方面的建树亦使她享誉文坛,“人间四月天”里“一句爱的赞颂”在多少人心中永远驻留。

 

然而,小曼在民国年间的才女里,依然有着她“南唐北陆”的霸王花地位

胡适说“陆小曼是北京城一道不可不看的风景”,胡适喜欢小曼,彼此心照不宣,但他不会全情付出,却要对方给他全部。胡适珍惜自己优雅的羽翼,时时记挂着历史对他的评价,文人的另一面没有走进真诚的心灵殿堂。

唯有乐得逍遥的翁端午,与小曼一起凑合着日子,在那样的日子里,小曼曾经火热的心慢慢凉去。好在还拥有热爱的画笔,时间才不会空流,就让才气才情漫溢在迷雾的远山里,让一颗心安静起来,在茅舍小船大山河流里,归宿倩女幽魂。

 

志摩走时,小曼才29岁。她哭志摩,泣不成声。落笔,是咀爵,其苦其涩,几分滋味,几许血泪….,哭着写着,直让读者一起泪流满面。

徐志摩和陆小曼是两个至情至性的人,至今,从书信中仍然感受到他们彼此曾经的深爱。

志摩对小曼说:“你不知道我怎样深刻的期望你勇猛的上进,怎样相信你确有能力发展潜在的天赋,怎样私下祷祝有那一天叫这浅薄的恶俗势力的一般人“开着眼惊讶,闭着眼惭愧。”

曾是二个互相拥有灵魂的爱侣,对己对人都不设防线,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

他们一起的日子和平常夫妻一样,有矛盾有争吵,但绝对有别于那些骨子里的世俗气。

 

人们往往都一样,失去了才知道要珍惜。

徐志摩走后,陆小曼开始用自己的行动去实践她对徐志摩的承诺,“我一定做一个你一向希望我所能成为的一种人,我决心做人,我决心做一点认真的事业。”

说了就做了,小曼从此将人生痛苦和人生意义寄情山水,学画亦有惊人笔,“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

1941年,陆小曼在上海大新公司楼上开了一个个人画展,展出作品100幅,大多是山水画,我从网上找来看过。知她喜欢沈周,倪云林的山水,又常与孙雪妮,吴湖帆,钱瘦铁,应野平等人交流。她画的远山峻岭,有苍茫,有寂寥,有清逸,也有淡远。笔墨俊雅有如性情,看似冷峻实为温婉,看似随意却不失高雅,她的灵气和豪爽,融进了她的笔墨里。

“江南春雨”,虽不象山水那样让人心旷神怡,却唤起了我儿时的记忆和那淋在江南雨中的诗意;而“桃园问津”会让人感觉到现实的残酷又无力改变而遁世的情绪。

……

我在展馆浮想联翩,炎炎夏日里心情冰冷。

在准备离开时,我再次走到陆小曼画前,与她的真迹道别。

小曼的二幅:“江上泊舟”创作于1960年,“黄山清凉台”成画于1961年。

“江上泊舟”墨淡色轻,是经年后的淡去,还是笔触本就轻盈?画面里有水有船,有船有山,山里有人家,走入画面,想起张继《枫桥夜泊》的诗句,不知道小曼在拨墨过程中有没有听到夜半钟声?

再观其“黄山清凉台”,纤细柔和,逶迤婉约,散发着淡淡的书卷,小曼画得极其形似,似身临其境又一回,位于狮子峰腰的清凉台,平削凸出在三面临空的危岩上,周边筑有水泥栏杆,在那里凭栏远眺,峰云变幻尽收眼底。

……

有好些日子了,我不知道如何写下文章结尾。

感叹红颜命薄,徐志摩的死对小曼的打击可想而知,偏又是志摩之死因说成小曼引起,林徽因也有干系,说三道四的人很多,民国的才子佳人只要有了情感纠葛便可写成好看的戏文。只是在那样难熬的日子里,我想陆小曼更愿意独自隐入山水,无奈健康原因只能在丹青里苦苦度日,直到1960年,小曼的精神饥饿也不会比饥民们好到哪里。

去画院观山水画,饥饿年代和小曼一生,都让我充满感伤。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