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用只言片语,记住幸福时光,分享开心时刻

小艺和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日志

 
 

【转载】柴静来了  

2013-02-03 20:24:55|  分类: 转载精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魏小河《柴静来了》
柴静来了 - 魏小河 - 魏小河流域

几天前,通过网络看柴静在北京的新书发布会,两个多小时,看到凌晨四点,感绪万千,不断的代入自己,回忆,反省,空想,然后倒头睡去。那一天她站在台上微笑着说话,成语连着成语,故事接着故事,没有一个顿点,没有一个失误,准备的很充足。第二天,网上有人称她为“柴世音菩萨”,附和者众,这才知道,原来她也有人不待见,后来看见更多批评,有一些完全出于无端的猜想,本来想为她辩护,后来没有。偏见产生于不了解,在此前提下人们能看见的只有自己的立场、反对者的声音,这样的辩论里不可能有和解,不可能有交流,也不会有什么意义。

柴静屡次提到,陈虻说要宽容。什么是宽容?宽容就是理解。试图相信自己有可能是错的,试图从对方的角度看问题,试图倾听而不是急于表达。


见面会下午三点半开始,我到的时候刚好三点,从地下走上来,吓了一跳。南区阶梯已经坐满,二楼过道站满了黑压压一片人,人人手里都拿着书,踮着脚往里边看。我找到个缺口朝中间瞧,座椅、背景都已摆好,就差主角了。在场地边上的售书点买了两本书,拿到入场卷,编号是1035,也就是说,到现场来的至少有1000人,第一次见这么大阵仗。时间到,柴静来了。我站在二楼的人群外围,伸着脖子寻找头与头之间的空隙,终于看见她拿着话筒,素色的衣服,酱红色的围巾,一个脑袋横过来,眼前又是一抹黑。斜站着听,听不清,于是跑到一边的休息区坐下来,看《看见》。


昨天看了几篇,《双城的创伤》印象极深,少年时的幽微世界,自成天地,有自己的喜悲、价值,我试图回想在那些日常生活表象之下的某个平静的黄昏,是否也曾想过死亡。当然有,肯定有,但我没死,把屈辱和伤痛遮住,踉踉跄跄也长大了,但终究长得不够敞亮,不自觉的成为一个怯懦的人,一个弱者。我看这书时总是眼眶湿润,看《看见》节目的时候也是,以前以为是我太过感性,充满同情,其实不是,是我总是在其中看见自己。看见其他的弱者,会有自怜的感觉,自怜变相就成了自恋,再一变,就是自傲自负自私,想到这里,心里一惊,已很难改变,眼里还是噙着泪,从书里抽离出来,看见现实世界,这些人从我身边走过,坐在我旁边的人打着电话句子里是千万上亿的数字,小朋友和他的父母拿着气球互相对望,笑脸盈盈,那一边场地区仍是一片人头,我突然觉得和这个世界的关系太过微弱,接触面过于狭窄,所以站不稳,不真实。


天都快黑了,签售的环节开始,我的号码在一千开外,不急,找个地方坐下,继续看书。看她的工作心得,看她不断的在反省自己,推翻自己,重建自己。《不要问我为何如此眷恋》是倒数第二篇,这一篇讲相处,讲朋友。我又看到自己。开篇不久,她提到曾经采访的小宋,一个抑郁症患者,当他分到要朗诵的诗句“这就是爱”时,表情尴尬,柴静问为什么,他说,“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有些人对我说,你只爱你自己,其实不是的,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以前丁一说我冷情,我洋洋自得,没错,我就是这么冷,就是要不合群,要遗世独立,朋友间有一点不合便断绝关系,毫不留情,把自己伪装成一根刺,你稍稍靠过来,我就刺过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寥落惯了,就安慰自己其实孤独才是人的真相,他人就是地狱嘛。柴静老师也是个刺头,上学时老师出了错当场指出,毫不留情,采访时一刀割喉,完事走人,对朋友时常摆脸而不自知。还是回到弱者心态上了,自怜自恋发展成自负自傲,矛盾又紧张,一方面认为自己了不起,一方面害怕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所以表现出来决绝、不宽容。


这当然不对,可改起来并不容易。你看我写东西,满口的我我我,没有他人,我哪里不知道呢,只有慢慢来。这里面还有一点,我怕写道别人,别人不舒服,就像我不大主动联系人,怕人烦或者耽误了对方,但今天一细想,其实也是弱者心态作祟,真实的原因怕是不想让人发现“我需要你”,因为觉得这个想法太弱了,但其实这才是弱呢。要改。


排在队伍中等候签名的时候,猛然想到签名有意义吗?后来,柴老师接过书,我说“柴老,谢谢”,她签完,仰起头对我笑了一下,我开着满心的花抱着书走开,这个笑容就是意义。这里面有一种感召的力量。我从前十分想碰见一位良师或者益友,给我掰开生命的真相,解答我冥思苦想的问题,拨开我头顶上的雾气,但遗憾的是,没有。或者是我没有发现,没有珍惜。于是,看见有这样的书,当然想要见一见作者本人。我们已经狠狠的交流了一番,只差这一个微笑,把它落实。


我最喜欢柴老的一点是她不断反省,不段探问,不断更新。《三体》里写道从四维空间看三维空间时,所有的细节全部展开,那种感觉是所有三维世界里的人无法理解的。这个维度限制了观看的界限。在我们这个世界里,维度可能是知识、成见、情绪、观念、主义等等,要把这些维度一一跨越,才会看得越来越清楚,越来越丰富。有人说重要的不是看见,是看见之后怎么办,但其实,光是看见就是一件需要付出不断努力去学习的能力,是不断毁坏、舍弃和重建之后的开阔。而这一切的前提是宽容。


现在,还剩最后一篇《陈虻不死》没看,我得留着。晚安。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